少年你掉的是安艾knife还是安艾candy?

cn.绿葉子。
爱凹凸爱王者爱镜音!
我吃(主)安艾,(主)雷卡,埃卡,瑞金,艾all,一堆。可逆可拆。基本是个博爱党,除了安雷雷安。
看到我可以催我更新!我已经好久没更安艾的公主骑士了!(还有预备的雷卡的血味蛋糕和一个未定cp的长篇!)
王八蛋王八蛋绿葉子,吃喝嫖赌吃喝嫖赌,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带着她的师父半夏跑了!
(顺便生日里的年是假的月日真的)

我的花我的花x没看过的可以去看看x

help•逸。:

@少年你掉的是安艾knife还是安艾candy? 的花。
第一个是一开始忘记画呆毛的艾比x
第二个第三个是原文中的。
后面几个我画了个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细节吃了,然后不会画蔷薇(。

安艾。(一丢丢雷卡)本子。

真的一丢丢雷卡x
嫌弃或者不嫌弃都可以用小红心小蓝手包围我或者砸死我。不嫌弃。
欧欧西舍我其谁?
大概接上次的笔。
OK?
go!
  
艾比给安迷修买了一本本子。她说那是笔的回礼。
安迷修只要有空都会抱着那本本子,他总是在看本子首页上艾比写给他的话。
“To:没马骑士。
  拿了这本本子你就可以说自己有马了!
  别谢姐了,这是姐对笔的回礼!”
安迷修又在下课后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本小本子。摩挲摩挲画着马的有些粗糙的纸质封面,仔仔细细地看看艾比写的字,翻开没写完的一页拿起自己蓝色的水笔继续记录某些事情。
艾比之前总是缠着安迷修,想让他给自己看看他的本子里到底写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因为安迷修可是给谁都不给她和埃米看呢。艾比显然很不高兴,她鼓起腮帮子盯着安迷修,想从他的绿眸中看出一些什么门道来。……看得出才怪。“你到底是爱本子还是爱我!”她这么对他质问道。
安迷修仍然带着他那副温柔的笑,他说道:“艾比小姐,当然是您了。”
“那……”
安迷修温和地打断她的话语:“不行哦。”他笑着眯上眼,“但在下可以在快写完时给您看。”安迷修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盼星星盼月亮——艾比整天都会过来问“快写完了吗”“快写完了吗”不仅如此,还天天强行让埃米向安迷修借本子的纸。
“这是您姐姐送的本子。在下有点不舍得看见它被人撕下……”安迷修当时是这么对他说的。
(埃米:得了得了我吃不下去了。)
……
“怎么。又在记录那些屁大点事?”他的前桌雷狮转过身,看着他和他宝贵的本子,“哟。快写完了啊。”
“是啊。”他温情脉脉地看着手中出现的点点内容,直至还能记录下一小段故事时停下。他抬头了,皱了皱眉:“怎么卡米尔没来找你?”
雷狮听后笑了笑,充满媚惑性的紫眸加上他的笑容与话语,总能使某些人动动自己的芳心。“我家军师啊。这时候估摸着应该在吃我给他买的巧克力吧。”
另一边的卡米尔还真是在吃雷狮送给他的情人节巧克力。应该是属于情人间的心有灵犀吧。
……
正午时的阳光照着绿叶,透过叶间的缝隙映射在树下两人的头发上。
艾比接过安迷修递来的本子,翻开后一页一页的看了起来。
风吹动树叶,飒飒作响;风带起她的发丝,却挡不住她紧盯书页上的目光;风为她留下了什么呢?
艾比的脸红彤彤的——本子上记录的全是他们之间的事。
“……为什么没有写满啊?”艾比低头藏了藏自己的脸,不明所以。
安迷修单膝跪下,道:“空下的地方是为了写下您看完后的反应,艾比小姐。”他偏头笑了笑,从裤子的右口袋中掏出一把蓝色水笔,“不建议的话,在下现在就可以把它写完。”
……
安迷修写完了,他对她说道,“在下之前说过这么一句话‘当这本本子写满之时,就是在下对艾比小姐的爱,满值之时。’ 而且,在下会保护这本本子使它不被撕下任何一页。以保证我对艾比小姐的爱永远满值。”他笑的还是那么温柔而又体贴。
“其实,就算本子没有了。你对我的爱也还是最满的啊……”艾比红着脸小声嘟囔,过了会她抬起头,“姐,姐就当这是生日礼物好了。嗯……姐也没什么礼物可以送给你……”
艾比顿了顿,用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不介意的话,本小姐就把全星球最可爱最宝贵的第一秘宝当礼物送给你?”
  
END
  
凯莉:最可爱最宝贵的第一秘宝不是我吗。
艾比:你全宇宙我全星球。(反正我有白痴骑士,不亏。)

埃艾。我家的。

垃圾产物。
欧欧西舍我其谁。
亲情还是骨科自己希望是什么就是什么x
就,之前自己看到的一幕。感觉蛮适合姐弟的就写下来了。
OK?
go!

“衰仔……”她又一次基本浑身是伤的委屈地鸭子坐在埃米的身前,看着正在被纱布包扎的伤口忍不住又尖叫了一声。
“嘶!”……疼得不小心顺手打了他一下。
埃米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但还是无法憋住不叫:“姐姐姐你轻点!”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待自家姐姐毫无办法的软弱呢。
“控制不住自己嘛!”
还是习惯性的安慰着自己的姐姐。
  
今天艾比看到了很不一样的埃米 。
……好像有点帅啊。……好像有点像男子汉了。
埃米抓着比自己高很多的欺负过艾比的一名男生的领子,微眯着眼带着一股危险的气味:“不准动艾比。懂?”
男生被他恶狠狠地扔向地面,发出了“砰”的一声。
埃米一脚踩向那人的腹部,他歪了歪头,“她是我家的。”他用了用力,“连我自己都不敢动——你凭什么动?”

孙尚香。

有点跟王者脱了点关系。
欧欧西,舍我其谁。
可以去听一听天依的『孙尚香』,我写不出来那种悲伤。

自幼好武,以武与人对话。
不仅是个好武善战的女子,而且容姿甚美。
明明知道自己是个婚烟工具,但却愿为他殉情于河中。
两人明明差了二十多岁啊,为什么她会为他殉情呢——真的是她骨子里的那股英雄该有的傲气使她做出了这种事吗。
不是吧。

“明明是个女孩子,整天动手动脚的。”
“太不像话了!”
“主公的气量真大啊。”
对于别人对她的冷言冷语,屏蔽掉就好了。其实就算不屏蔽掉也没事啊,反正也不在意。
刘玄德已经许久没来了,许是已经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了吧。

“这天下美丽如画,可是啊还是如同牢笼一般。”孙尚香在小木屋中叹息着着,回过头眸子紧盯着许久没开过的门。战争已经快要开始了吧,定是这样。毕竟这天下已经“太平”太久了啊。

马蹄踏地声,刀刀相碰的声音,人摔下马的声音,人马被杀时的声音,弓箭穿破风的声音从开始就没有要停下的迹象。人马被割出的鲜血不断流淌,勾起人们杀敌的更多欲望。
血光刀影,弓弩破风。
断念,断情。
在这夕阳的照耀下,遍地的尸体寂寞而又痴痴地躺在地上。
血腥味的风带走了孙尚香的爱恨情仇,留下的只有她的呆愣。
她的黑发丝在风中飞舞,却挡不住她看眼前人的视线。“刘玄德。?”

安艾。花

欧欧西舍我其谁?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
OK?
go!

这是安迷修送给她的蔷薇花,在他临走前送的。
……
“小姐,在下要走了。”站在敞开的门旁边的安迷修拖着他漆黑的大行李箱背着棕色的背包对着沙发上的艾比说道。
艾比靠着沙发上的大靠枕,抱着装着蔷薇花的大花瓶。艾比用她的手揉了揉自己浸满泪水的眼,她不解而又伤感的问道:“为什么呢?为什么你非去不可呢?为什么你不可以带我去呢?”
门口那的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写满了无奈。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不敢接受真心话大冒险中“告白艾比”的冒险而去接受了另一个大冒险吧。在安迷修无声了许久之后,他自己才打破了略显低沉而又沉重的气氛。“等到这蔷薇开了第一朵花儿,你就可以打电话叫在下回来了。”
艾比的泪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收敛一分,反而随着她擦眼泪的动作而越流越多。她那晶莹剔透而又无暇的泪,顺着她有些质朴的脸滴在了蔷薇的卵形叶片上,再顺着碧绿叶片流入泥土之中。
安迷修站在门外看着无声抽泣着的艾比,未免有些慌乱。毕竟他可不会安慰人啊,他可不知道要做什么除了留下的事才能让艾比停下抽泣。
他刚开始还有些迟疑,但最后他还是坚决地走了。他为艾比留下的温热的记忆,只剩下他高大的背影和他那写满了担忧的翠如碧湖的绿色眼眸。
沙发上的人在那扇大门关上许久后,她将自己的愤怒、委屈化作三个字,大声地向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的房间吼了出来:“大!笨!蛋!!!!!”艾比像是被戳中另一个泪点似的,眼泪多的一发不可收拾。
  
……
  
红长发飘在空中,蔷薇卵形叶片在阳光下酣睡。艾比将遮住自己视线的红发撩到耳后,继续捻着烤的暖洋洋的叶片。她那双原本被哭得肿肿的眸子已经变回那双永远都在闪闪发光带来活力的红眸。这盆原本只有小小花苞的蔷薇,也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开出了一朵艳丽的红色蔷薇。
艾比坐在阳台的木椅子上,看着那朵已经盛开的大大的红蔷薇,她打了电话。“喂。骑士。”
“蔷薇。开了。”
她笑了。她脸上刚流出的泪水在阳光底下闪着光。

大概。暗夜之影自述背景。

啊。我知道没有人看。我就高兴地码一下假装更新而已(闭嘴你。
和help•逸一起的元芳设定。 @help•逸。
暗影背景。大概自述
我只是耳朵与人类不同的半魔种,却被魔种和人类同时嫌弃,厌恶。因为,在人类眼中,半魔种是个连魔种都不是的怪物;在魔种眼中,半魔种是个和人类有关系的叛徒。
我常常偷偷地在城外往里看,但看到的是一条条横幅,那上面好像依稀写着:“魔种最恶心!去死,消失掉!”除了这些横幅,还有一些被我不认识的魔种被他们杀死,把它们扔在野外。
……人类非常可怕。看到这种场景之后,我经常这么想,但这是事实吧。虽然害怕着人类,但好奇心总是驱使着我进城。总是很傻地没有做一点伪装就进城。总是被小孩子发现,于是他总是结队叫上自己的朋友用石子扔我,嘴里讲到:“既不是人类也不是魔种的妖怪!赶紧去死!”因为害怕像那些魔种一样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总是想都没想地跑。
……除了那一次。
我又偷偷进城,不幸地被孩子们发现了。这次他们没有再用石子扔我,而是立刻跑走了。疑惑的我没有走,呆呆地站在那里。随后跟着他们来的是一群大人,一群可怕的大人。我转头就想跑,看到的是大人对我的包围圈。他们拿着不同的鞭子,用力地抽打我,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我大叫着,用手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就因为你是魔种所以要打死你!魔种不应该存在!”余光看见他们身后的小孩指着我,笑得那么开心,说的那么不屑。
用手臂用力地抹了抹脸,想要将眼泪擦干,含糊不清地说到:“我只是个半魔种啊!”眼泪并没有擦干,而是随着这句话越流越多。“半魔也去死!””半魔也根本不是个东西!”“恶心的畜牲,赶紧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的话引起了各种的咒骂,他们的鞭似乎更用力了。
“不要打了啊!!!”因为听不下去他们对自己的谩骂,对着他们大叫。他们愣了一会,过了一会又继续鞭打。“听不懂吗?我很痛啊!!!”我的表情可能已经因为疼痛而扭曲,应该丑的不像话了吧。人们没有一个理会我,他们依然做着鞭打我的动作。被打的一个重心不稳别倒在地上,再次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用手抱着头。
刚刚的吼声应该用光了我所有的力气了吧。虚弱地想着,不想动弹。现在的我,就好像那些,那些,那些我看到的被打的魔种一样。那些,快死掉的魔种一样。我明白,我快死了。但是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眼睛猛地疼痛起来,感觉我的力气全在一瞬间回来了。
我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人的方向跳了起来,握紧拳头朝着他的脸打了下去,这股应该不属于我的力量将他击飞了出去,立刻转过身对着人类一个又一个的打着。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惊慌。……果然只有强大才能够使人臣服。
随着时光的流逝,倒下的不只是人类,还有我。……极限了。没被我打晕的人们见我倒下后回来了,他们应该又开始打我了吧,我听到了声音。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我的身体早就已经麻木,视线变得模糊。
『呵。』苍老的冷笑声从空中传来,『以多欺少,果然是人类的作风啊』。伴随来的是骨骼作响的声音还有一道白光。
应该是这么说的吧。那时我已经听得不太清了,但是我可以肯定没有任何人反驳,是因为实力的压制还是我没听清?
是谁想要救我呢......?想着这件事,迷茫闭上了眼睛。

在全身都撕裂般的痛苦中醒来后,看见的只有一具白色的骷髅。他盘腿坐着,貌似在看着我的空洞的眼眶中看不出一点情绪。
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我现在可能跟个面瘫一样没有一点表情。
『啊呀,这就是你对待自己恩人的态度吗?』和之前那个冷笑着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果然就是它救了我吧。不过可能只是看人类不顺眼顺便救了我。我看着它,然后就目睹到它只剩下头骨的样子。『喂。小子,我救了你。』
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没想说话。
『你得给我谢礼。』它见我没理他也不恼,继续说着,『赐予我名,让我一直待在你旁边,每天晚上出去晒月亮。就这么简单。』
“……白。”将惊吓藏匿于心中,叫到自己刚取的名字。反正原本的命早就没了,现在的命是他给的命,要是又没了也没损失什么。脑子飞快的转着,想到这点后,将化为头骨的白握住,问道:“哪里适合魔种生活。”
『啊呀呀。适合魔种生活吗?那就是——大唐。』在手中的白发出了笑声,然后它变成了像面具一样的东西。

安艾。笔

欧欧西舍我其谁?
话说不知道有没有撞梗。
OK?
GO!

艾比粉色的笔袋中,有一把很可爱的笔。那把笔通体为少女的粉色,而笔身上画着三个奶茶杯,笔盖则是一个被打开的奶茶杯的模型。
艾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把这把笔放在自己笔袋中已经快几个月了,但她最多只是拿出来看看而已,根本就不怎么用它。
可能是因为这把笔太短了吧。
埃米称呼这把笔为“养老族”,又是也会叫它为“躺尸老人”。
  
有一次安迷修在无意中看到了艾比日常盯着那只笔被打开的奶茶杯型的笔盖。
安迷修不解的走过来,问道:“小姐,您是不喜欢这把笔吗?都到现在了还在这里......”安迷修拿起他送给她的那只笔,旋开后发现笔芯里尽是满满的,连动过的迹象都没有的黑色笔水。“根本就没有用过啊……”
艾比转过头看着眼前高大的人,然后看着那只笔说道:“没有啊,只是怕把这只你送我的笔的笔水给用完了而已。”她从自己的抽屉中拿出了一大盒的笔芯,她随便地抽出一根黑笔笔芯放在笔身旁边,说道,“你看嘛,我这么多笔芯,但都用不了嘛!”
安迷修愣了愣,又摆起了他那副标准而又温柔的微笑,蹲下来看着艾比,“可是,笔不用不就没有实用性了吗,我可不希望我对小姐满满的爱也没有实用性啊!”
艾比的脸一不小心就红了起来,她把脸埋在围巾里,但她的目光依旧紧锁在安迷修的脸上。她好像在期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而且艾比小姐您用光了的话,在下还可以再买啊!”安迷修抱住了艾比,他继续说着,“再说了。小姐,我送您的笔就算被用光了,在下对您的爱也不会枯竭啊。”

安艾 雷卡 家教。

梗由我师父半夏提供! @滴,米尔卡
要用智慧的眼睛才能看出cp(buni
欧欧西x




"学习就是难!就是难!"艾比趴在书桌上,用握紧的拳头不断地捶打桌子来发泄自己对学习的厌恶。
作为她家教的安迷修,只能静静地在她的身前看着。过了会,安迷修开口了。
"这样吧。我给你出十道选择题——要是你全做错了你也不用学了;要是有做对的题目,一题也算,你就给我继续学。"安迷修抱着臂,还没等艾比拒绝,就继续补充道,"不接受任何反驳。"
"……。"艾比式委屈。那我就……尽量做错吧……
艾比看着安迷修老师给她出的题目,深吸一口气,在几个括号中分别填上了:A,B,C,A,B,C,A,B,C,A
艾比觉得就这种瞎填方法,要是能答对一题都算我输。
安迷修用答对两题的回答,让艾比觉得自己被狠狠脸。
艾比:……
艾比:…………
艾比:。(欲勃中指忽收起。)

卡米尔从安迷修口中知道了还有这种骚操作后,于是试图对着雷狮秀一发他刚学会的操作。
雷狮说他很喜欢这个方法,并表示自己保证能够全错——要是对了一题他就去强吻佩利,不怂。
卡米尔沉默着等待雷狮写出的答案,并时刻准备用手机记录下埃米想看的自家大哥强吻佩利的那一个瞬间。
……
卡米尔式黑脸。
……这是什么操作?给我解释下?
卡米尔看着雷狮写的答案:E,F,G,H,I,J,K,L,M,N
……这他妈根本就没有这些选项啊?不行我要大哥给我五斤蛋糕做赔偿。

——————

艾比:雷狮你哪学来的操作???还有别的样子的吗?教教我?
安迷修:我很高兴艾比小姐她不会这种操作。
雷狮:快点向我的操作低头,快点!
卡米尔:……我……。
佩利:……???

瑞金 你背后有只鬼……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产物,有一点瑞金x
今天是周六,一个不寻常的周六。
金哭着说他觉得他今天看透了。他今天在刷空间的时候,他天真地信了他朋友的邪。
但是好像其实是他太傻了。
"看完之后到现在我都还在抖,我看完后心脏病都犯了"这是他朋友在空间转发时说的。
这句话在他眼中的意思是"这个视频真的特别好笑,笑得我心脏病都犯了。"
然后他就激动地把手机扔到了地上,蹲在椅子上抱头痛哭。
他迅速地把视屏关掉,回复道"我真是信了你们的邪。为什么突然窜出只鬼qnq"
经过转发者的回复后他在知道那句话的意思是"这个视频很可怕,看得我心脏病都犯了。"
金:……。

金今天被那种视频吓了两次。他吓得都直接在晚上的时候在家中与格瑞开启了视频聊天。

总之聊了半天之后金发现格瑞的表情和平常不对劲。金知道格瑞露出这种表情说明事情是比较严重的。
手机中,格瑞的眉头渐渐紧皱,他死死地盯着金的身后,他沉重地开口:"……金,为什么你背后的窗户外有鬼……"
“啊啊啊啊啊啊!!!——”手机迅速地被它的主人金再次摔向桌面。导致金没有听完格瑞的话。



























"……狐天冲。"

格瑞:……只是想知道为什么鬼狐天冲在你家窗户外看着你而已。

私设元芳(暗夜之影)

私设元芳x暗夜之影x
大概是一些他说的话x
混更x
『永远的朋友』?呵,你真以为那种只存在于虚拟世界中的东西你会拥有么?
没有『朋友』这一说辞,有的只是增加利益的工具。
比起从幸福山尖上滚落的你们,还是本就存活在这幽黑深渊中的我好些。
比起用什么遮住看向我的目光,还不如直接没有眼睛比较轻松。
从一开始,你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我一直都不是你的朋友。
一直是孤单一人啊。
我属于这黑暗孤独的世界。
永远沉眠于没有你的黑暗中。
没用的废物。
……蠢货。
谁允许你们动他了?
你会讨厌没有阳光的这里吧。所以别来找我。
刚开始时,我愿一直被孤立,但你是我改变了这种想法。
我原以为从一开始我就一直是被孤立的那一个,但后来迟钝的我才发现你原来一直陪着我。
无所谓于他们是否记得住我,只要有你记着就够了。
No need friends,but I need you。
顺便性格莫名从一开始的性冷淡变成这样了。